哲学社会豹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季

读老年人这本书2

高考盲狙天津卷“读长辈这本书”
私设预警。设定普通军队,没有智械,没有爆炸,两个人就是退役了以后各自找了工作,具体的没想出来(;一_一)。穿插一点点麦藏。
OOC预警,本来想以麦克雷的角度写,但是写不出来那种感觉,就推掉了。

没想到,我居然真的写了2!!!
其实已经偏题了,就是懒得再改题目了。
(老子早晚要开车!!!虽然没驾照,走路平地摔。。。←_←)
写得有些仓促,写到一半推了重写的,一天写一截,可能有bug之类的,求纠正,求轻拍。。。Orz

2。老年人需要宠物。
“嘿,加比,我们养个宠物吧”
“养什么,乌龟吗?”
“得了吧加比,我的意思是,我们养条狗吧!”
“不行,杰克。”
“为什么?麦克雷都能养猫!”
“不行就是不行,杰克。”
你问为什么?莱耶斯有充分的理由!
他可忘不了麦克雷那天跑来找他,把脚踩到他茶几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半藏的猫。他忍着砸折麦克雷架在他桌子上的狗腿的冲动,耐着性子听麦克雷强调那只胖猫是如何占据半藏心上和胸上的位置而把他排挤在外的。虽然关于心上和胸上,莱耶斯觉得后者的原因占比重比较大,但他还是和麦克雷有了一个相同的观点——不能让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入侵自己的地盘,无论是心上还是胸上!
但莫里森以为莱耶斯不喜欢狗,就没有再讨论过这个问题。
但世事总有变故,不是吗?
所以当一种急促而且连抓带挠的声音,在雷声的间隙里从门上传来的时候,正准备吃晚饭的莫里森和莱耶斯感到有些意外。莱耶斯从还没捂热的椅子上站起来去开门,门外蹲坐着在漆得雪白的门上留下抓痕的罪魁祸首——一条半大金毛犬。这条狗没有项圈,没有狗牌,毛支棱着又脏又乱。“你走错了。”莱耶斯阴着比雷声作响的天还要黑的脸作势要关上门。狗狗委屈的呜咽了一声,放出大招“歪头杀”!歪头杀也没用,莱耶斯心想。他可不会承认自己刚刚差点就放行了。但是这一幕却着实打动了莫里森。“等等,加比!”莱耶斯闻言心里立刻敲响了警铃,比守望先锋紧急集合还要急的那种。他迅速甩上了门,装作一副无辜而且没有听清的样子“你说什么,杰克?”莫里森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我说等等,加比。外面就要下雨了,我觉得我们应该留它一晚上。”莱耶斯用一种严肃而冷静的声音拒绝道:“不行,杰克。你看它流浪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会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莱耶斯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的演技点了个赞,天知道刚刚他整个人都紧张的要死,他知道,这条狗进来了就出不去了这可不是一晚上的事。莱耶斯态度很坚决,莫里森再想收留那条狗却也无奈于莱耶斯不喜欢狗,更别说是流浪狗了。
晚饭后雨就下起来了,莱耶斯看到莫里森偷偷摸摸的塞给门外那条就是不走的狗一块面包,顺便撸了两把狗头。在心里狠狠嘲笑了莫里森隐藏踪迹的技能之后,他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继续对着手里的碗发泄着不和谐的情绪。这天晚上莫里森睡得很早,这些天因为忙着赶文件,他已经好几天没好好睡过觉了。所以莱耶斯也乖乖的没有缠着莫里森做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当莱耶斯一边系着睡袍的腰带一边回到卧室的时候,发现外面起风了。窗帘被吹的像藏着一只闹腾的猫一样来回翻滚,外面的雨水已经打湿了窗帘,寒气漫延过来。莱耶斯走到窗边,打算关上窗户。然而……门廊的灯没关,灯下的垫子上那条傻狗还在那里。听见了声音,它蹦哒着钻过雨幕,不顾被雨打湿了皮毛,跑到窗户下面,仰起头来看他,尾巴晃的像雨刷一样。莱耶斯面无表情的关上了窗户,然后看到它摇尾巴的动作随着窗户的关闭而逐渐停下。他们对视着,最后它失落的夹着尾巴又回到门廊下的脚垫上。甩了甩湿透了的小黄毛,两只前爪叠在一起然后把脑袋放在爪子上面。
莱耶斯拉好窗帘,伸手抹了一把脸上刚才溅到的雨水。回到床边,莫里森安安静静的睡在那里。莱耶斯按照惯例在额头上轻轻给了他一个晚安吻,然后躺到他身边。他闭上眼睛,外面的雷声和雨水冲刷窗外树叶的声音让他莫名的烦躁。三分钟以后,莱耶斯像诈尸一样睁开了眼。他轻手轻脚的下床,拐到浴室拽了一条不知是他的还是莫里森的浴巾,下楼打开灯,来到门前,一边在心里一边又一边的念着“莱耶斯,你他妈的一定会后悔的!”一边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十分嫌弃的冲自己小声的吼了一句“哦,我的天!”,之后猛的打开了门。门前的傻狗已经端端正正的坐好等他了。对视……沉默……三秒钟之后“行了,傻狗,你赢了。”说着侧身闪开了门,看它踩着小碎步颠了进来,再刚拖干净的地板上留下了一些不可原谅的痕迹。伟大的莱耶斯不可能觉得那些小小的狗爪印有些可爱,嗯,不可能!莱耶斯摸了摸鼻子,眼疾手快的把手上的浴巾丢在了吐着它傻乎乎的舌头,一边绕着他做圆周运动,一边把尾巴甩成螺旋桨的狗身上,在狗把浴巾挣扎掉之前扑了过去,把被浴巾包住的小东西从头搓到脚。然而狗狗不肯就范它躺在地上翻滚,咬着浴巾不松口,莱耶斯摁着它,压低声音,恶狠狠的吼“傻狗!别乱动!”
终于在摆脱了莱耶斯的钳制,顶着满身向四面八方飞的乱毛,狗狗颠着跑开,又颠着跑回来,“汪,W~呜”在第二声犬吠出来之前,被莱耶斯再次扑过去,摁住了长嘴,让高亢的犬吠变成了委屈的呜咽。莱耶斯翻了个白眼,用食指戳了戳狗鼻子,“闭嘴!傻狗,闭嘴!”“我可不打算给它取名叫傻狗。”楼梯上传来熟悉的声音,莱耶斯猛的回头看向,然后便对上了杰克含着笑意的眼睛。
杰克走下楼梯,主动亲了亲懵逼尴尬到方的莱耶斯。莫里森扯着一直被莱耶斯攥在手里的浴巾,调笑的看着他“明天想着买条新的。”莱耶斯尴尬笑了笑“啊…哦。”莫里森揉着狗头,任由它舔湿了自己的手。然后,莱耶斯就感觉自己快要把持不住自己伸向莫里森睡袍腰带的的爪了。“谢谢你,加比。”他听见莫里森用一种温柔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伴随着的是含着温柔的眼睛。
第二天晚上,莱耶斯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自己的奖励——一只乖顺到极点的杰克。当然,是在他开车带着这条傻狗到处跑,买回来一大堆宠物用品,见过所有应该去见的人之后。
莱耶斯不想看见麦克雷,真的。尤其是他背对着半藏和莫里森这两个正在交流养宠物经验的人,冲他抛来的幸灾乐祸的眼神。

其实我就是没想好狗叫什么。。。。各位有什么建议???

评论(1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