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社会豹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季

你丫有本事别进球(2)

高二了越来越忙,整天困的梦游一样。sad。
每天晚上写一点,一点一点的凑起来的。
一句话要写好几遍,怎么写都没那种想要的感觉。感觉人物细节描写和心理活动太少,没能突出人物性格和形象,离他们很远,少了几分真实感。以后尽量注意。脑洞很散,不知道该怎么串,总的来说功夫不到家,希望能越写越好。(≖_≖ )
明明是球员,可还没提溜上场。。。。看球时候百感交集,写出来就感觉味不对。
剧情越来越尬,比半藏的尬舞还尬。
争取下一章不尬了,好好踢球。
没涉及比赛,没有什么科普。但是还是要说一句,足球圈里面反对同性恋的情况比较严重,确实很不公平。所以那个出柜的德国球员,我敬佩你,也佩服像皮主席这样敢于为这种情况发声的人。

写得不好我承认,骂我可以,求尽量委婉QAQ

“杰克。”熟悉的声音把莫里森从一瞬的惊愕里拽了回来。眼中染上的怒火把最后一丝好脾气给烧光了。抬手给了身后的人一手肘,莱耶斯放开了对被怼在门上的人的钳制,莫里森拧开门把手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莱耶斯呲牙咧嘴的揉着被袭击了的腰,轻车熟路的跟了进去,并顺手带上了门。接住莫里森飞过来的拖鞋换上,莱耶斯正式站在了莫里森家的客厅里。“你不打算请我坐下吗?”还在气头上的莫里森并没有批准他的申请,“在我盘查完你有什么用意之前,至少是现在,你还没有资格坐我的沙发。”莱耶斯撇撇嘴,无所谓的耸肩。
莫里森坐在沙发扶手上,忍着想赶紧洗个热水澡的欲望,开始他的“审讯”。
“你干嘛跟踪我?”
“找个住处。”
莫里森挑了挑眉,“这里的酒店虽然说不上是世界顶级,但估计还没差到没法住人吧?”
“我身份证丢飞机上了。”
“飞机?”莫里森突然想到了那辆骚气的黑车,“你车哪来的?”
“麦克雷帮我租的,我驾照还在。”
“你都找到麦克雷了为什么不住他那儿!”
莱耶斯摸了摸鼻子,“我对他养的花花粉过敏。”
莫里森无奈,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冲莱耶斯晃了晃还没来得及放下的车钥匙:“没事,我的身份证没丢。走,我带你去住酒店。”
莱耶斯抱着胳膊看他,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你是想让媒体抓住,然后明天早上的头条变成:‘莱耶斯归来,当晚与莫里森开房’?”莫里森微红了脸,不好意思的瞥了他一眼:“我又不住下。”莱耶斯勾起的嘴角里染上了些许嘲讽,嘲笑莫里森的天真“得了吧杰克。他们可不会管你走没走。但是你随后的所有解释都会是欲盖弥彰。”他拍拍莫里森的肩膀,“别给安娜添麻烦,你也不想她为了这件破事忙的焦头烂额的,对吧?”莫里森默默收回了举着的车钥匙,丢在沙发上,一屁股坐回沙发扶手上。不得不说,现在莱耶斯得意洋洋的样子很欠揍。
“二楼,左转,第二间。”莫里森捂脸,静默了一会儿右手指向楼梯,把那种想一拳糊在莱耶斯脸上的冲动往下压了压,毕竟明天要出席新闻发布会的家伙不能带着一脸伤。好像没有什么理由能拒绝这只暂时“无家可归”的大型犬赖在这里了。他自暴自弃的起身,拎过睡衣转身进到浴室,不再管这张二皮脸的主人。莱耶斯在他身后一脸计划通的表情,把行李箱从车里提进了客房,掏出来身份证塞进了最里面的夹层。躺在床上,幻想着总有一天要挤进主卧。
所以第二天早上安娜来敲门的时候,门外明显不是莫里森风格的黑车引起了她的注意。不过她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没给一辆莫名其妙停在别人门口的车匀出太多注意力。莫里森正在听见门铃响的时候做早饭。他关掉火跑去开门,然而出现在眼前的,是和外面阳光明媚的天气形成强烈对比的安娜阴沉的脸。他咽了口口水,自己经纪人生气起来可不是好惹的。
“莱耶斯刚回来,你就搞事情!”安娜把一身居家好男人打扮的莫里森摁在了沙发上,把手里的平板塞进了他手里。《莫里森宣战死敌:不会让你好过》莫里森急忙划着平板翻阅上面的的新闻,越往下翻脸上越难看。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出,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评论区里,守望先锋的球迷和暗影守望的球迷,甚至还有黑爪的球迷展开了撕逼大战,用词之难听让人心寒。哦,是那句借着赛后的兴奋劲秃噜出来的“守望先锋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惹的祸。莫里森把平板丢在在沙发上,委屈的像条想把自己尾巴咬掉的金毛犬。“这就是很正常常的回答,为什么上升到了针对加比?”安娜把平板收回包里,“我不想打击你,可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媒体都在朝这个方向写。”拍了拍他的肩,安娜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杰克,现在的媒体一个比一个能胡编乱造,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能被造的天花乱坠。”
“杰克……”莱耶斯一边系着衬衫的纽扣,一边往楼下走。他听到楼下有人在说话,以为是莫里森在叫他,然而当他看到安娜的时候,他明显顿了顿。“你好,安娜……”,这个恐怖的女人老是用那种“我看到你了”的眼神盯着他,看的他毛骨悚然。“你好,加比,欢迎回来。”安娜没给他太多关注这件事然他有了些许安慰。“杰克,我这里有一份合约。”说着她抽出一叠A4纸,“这是一份代言广告,和加比是一个品牌。现在你们的关系在外界看来是水火不容,我想让你们多一些交流和接触,来缓解一下这种情况。”看着莫里森认真的阅读着文件,安娜接着说:“当然一开始肯定会有一些煽风点火的小报想要搞事情。不过你俩只要在采访里乖乖的,后续问题就不大。”莱耶斯正趴在沙发靠背上,把下巴放在莫里森的肩上,和他一起看手里的文件。莱耶斯温热的呼吸打在莫里森的脖子上,莫里森感觉有些痒,却没有立刻推开他反而放纵了莱耶斯小孩子一样的胡闹。安娜看着这一幕眼神深邃了起来。莫里森放下手里的文件,表示再考虑考虑。安娜也没指望他能立刻就签下来,点点头表示理解。“杰克,你能帮我倒杯咖啡吗?”莫里森意识到自己刚刚疏忽忘了这一点,立马站起来去煮咖啡。在莫里森消失在厨房门框里的时候,安娜鹰一般的眼神瞬间就转移到莱耶斯身上,莱耶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安娜压低声音开口道:“门口那辆车你的吧?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住进来的,但……你是故意的?”莱耶斯点头,面对这个女人,你什么都不需要藏,也什么都藏不住。“你们两个能达到今天这种成就,都不容易。我并不反对,我想说的也不是阻止,而是……一种忠告:把尾巴藏好了,别毁了他,也别毁了你。”安娜说完朝厨房走去,和在翻箱倒柜的找咖啡豆的莫里森告别,表示自己还有事,下次再来享用世界级球星煮的咖啡。
莱耶斯沉默了一会,在莫里森出来之前调整好表情,走进厨房里,莫里森还在收拾被取出的瓶瓶罐罐。他打开炉火,继续煎那两个已经冷掉的鸡蛋。

TBC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