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社会豹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季

Your Finger (布冯x皮尔洛)

第一次写文给了布皮。
平时看西甲英超比较多,主队是是西班牙。可对这两位传奇是真爱。但因为看球晚,不是很了解人物形象。可能ooc严重。
真球迷勿怪。(捂脸滚粗)

有点小紧张,废话有点多。(*/ω\*)

正文:


这里是美国,繁华到夸张的美国,陌生的美国。
纽约的夜晚总是喧嚣的,灯火迷离。球场里的灯光亮如白昼,球迷的呼声,掌声,歌声也是震耳。不过,却是依旧疏离的英语,带着依旧奇怪的美式英语上翘的尾音。
耳畔不再是熟悉的意大利语,没有了那种特有的软软的语调。不再是那个眷恋了整个青春的AC米兰,也不再是那个深切爱恋着的的意大利。远离了的那种温暖的感觉,只有在这时,才会格外想念。
38岁的皮尔洛坐在草坪上,握着自己疼的要死的脚踝,咬着牙,脑子里混沌着。耳畔是一片嘈杂的英语,叽叽咕咕,大抵是队友的关切和裁判的判罚什么的。朦胧中有人给了他一个助力,顺着那股力量,他用不疼的那只脚撑起身子,站了起来。是比利亚。此刻,本就细腻的皮尔洛感到了一种同病相怜。是否有时,你也会想念你的西班牙,就像我有时感叹过的我的意大利?
更晚的时候,回到家,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去旅行,留下他独自一人去面对整个漆黑的别墅。
队医诊断并无大碍,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不禁自嘲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夜深了,皮尔洛半躺在床上,倚着床头,只开了一盏床头的壁灯。暖黄的灯光照过来,凄冷的夜,此时显得有了些暖意。他不自觉的把手伸向了还在隐隐作痛的脚踝。天知道被那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踹到的时候,自己不光疼的是脚踝,更是对结束职业生涯的恐惧。虽然也没几年可踢了。怀念吗?的确啊。还有那个...混蛋。
当皮尔洛微凉的手指覆在骨节漂亮的脚踝处时,他突然想起了某个有着蓝色桃花眼的老混蛋。那双手,可比现在的这双,暖和多了。
那可是双门将的手啊。十指修长,有力,指腹的薄茧刮过皮肤时痒痒的。
那天下午啊,夕阳漂亮的很,橘黄色的余晖暖暖的,缓缓的,和这灯光一样,不,那要温柔的多,深情的多。训练场上的草坪被晕染成了金色,浪漫了不少,这人也是。
训练的时候崴到了脚,虽然队医说没什么大事,却还是给他放了假,让他去修养两天。冰敷之后疼痛减缓了不少,可还是在隐隐作痛。反正训练快要结束了,皮尔洛索性留了下来。训练结束后,队友们问候过后都离开了,只有那老家伙没有直接去更衣室,而是凑了过来,坐在他旁边,背后的光芒有些刺眼。“还疼吗?”永远都是那么有活力的声音。皮尔洛闭着眼睛点点头,假装没有看到那双带着关心的,勾人的蓝眼睛,“有点。”那人双手对着搓了好一会,皮尔洛正纳闷,就感到一双温度略高的手,放在了自己刚刚冰敷过的脚踝上,轻轻揉捏着。力道正合适,不大也不小;速度正合适,不快也不慢;时间正合适,不早也不晚。皮尔洛猛然睁开眼睛,似是被吓了一跳。那人就坐在身边,弯起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笑了一下。那时候,脑子里闪过的是“真好看。”
门神先生的手在皮尔洛的脚踝上有力而缓慢的移动着。皮尔洛几乎舒服的哼了出来。门将看着他一脸享受的表情,翘起的嘴角和皱出来的褶子,不由得眼里盛满了温柔和笑意。
皮尔洛感到了那到有些炽热的光线。不好意思的红了脸,笑了笑“谢谢。快走吧,该回去了。”说着想要起身,离开了那双手的脚踝,接触到了微凉的空气,好像又开始疼了。还没等他的脚开始发力,门将就把他摁回了椅子上,“等我啊,我送你回去。”考虑到踩刹车好像不太现实,开车回去的几率不大,让他送回去的话也正好顺路,于是便点了点头。那老混蛋立马就像个孩子似的蹦着就去了更衣室。
于是很快,那双刚刚在自己脚踝上的手,现在正紧紧抓着他的胳膊。像护着小孩子一样护着他。
再然后,皮尔洛和那双手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多了。在某些角落,在别人的背后。那双手曾和他交握,紧紧攥着他的手指,像在球场上,他一次又一次用有力的十指,抓住那些被后卫们漏过的皮球,那些专属于门将的茧,有些粗糙,磨得他有点疼。
那双手甚至抚摸过他的全身,给他过销魂的体验。亲吻前拂过他的唇,情动时插进他的头发。
还有,一次又一次的搂过他的肩,在进球后的拥抱里,调戏他一把,放松了他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更加享受的去比赛。失意时,脸颊上的泪水,也是这些手指擦去的,还有那些永远年轻的声音,鼓励着他,带动着全队。
加上,那时,视野里紧握的拳头,和机场的泪光里,模糊中挥舞的最后。
皮尔洛躺下来,拉过被子,盖住了身子,把头也埋了进去,即使现在也没有人,眨着一双蓝眼睛,把他挖出来,揉着他的头发,笑着告诉他别把自己闷死。
关上灯,窗外透进来纽约不止的喧嚣和繁华,在空了一半的双人床上。皮尔洛不知第多少次感到伤感,却不曾快意的哭泣。过了为之流泪的年纪,沉淀下来的,也许就是岁月。
嘿,老家伙。嘿...Gigi,我可以说,我想你了吗?

这里是意大利,不变的意大利,怀旧的意大利,却也是寂寞的意大利。
快乐的吉吉,活跃的吉吉,不老的吉吉。这个凌晨,也是沧桑的。外面的天上繁星依旧,东方已经有了日出的痕迹,很浅很浅。看到电视里那个人,被人侵犯,受伤倒地,心里揪成了一团。镜头给到了特写,却间那人禁闭着双眼咬着牙,握着脚踝坐在草坪上,满脸的痛苦。此时的布冯心里跟着屏幕里的人一起疼。还有愤怒,即使那个孩子不是故意的,布冯还是想冲过去质问他,这可是脚踝啊,你难道不知道有多重要吗!?
那个远在美国的人,还是一成不变的及肩长发,覆盖着整个下巴的胡须,总是睡不醒的表情,和总是温柔的眼睛。
比赛结束,3-3,对方的加时赛里最后的绝杀扳平了比分。布冯关上电视,想着曾经自己家的小混蛋。笑了笑,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那种。已经过了冲动的时候,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买一张机票飞过去,避开媒体也避开他,悄悄的跟踪了一天,然后飞回意大利。只为了看他一眼。不是什么都不想做,而是什么都不能做。说好了的,互相怀念就够了,知道一但拥抱之后就再也放不开手,就别让他再为难了。
小家伙估计已经睡了吧。打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纽约时间也不早了。明天早上打电话过去吧,抬眼看了看窗外微曦的天空,等他醒了以后。

“Ciao,安德烈亚,还好吗?”“还不错,已经不疼了,队医说没关系。”皮尔洛知道,布冯昨晚一定看了他的比赛,也知道他指的是什么“那就好...”。皮尔洛接过话头“...意甲还没开始吧,”“还没。”“新赛季要加油啊...Gigi。”电话那头的布冯笑了笑,显然这一声“Gigi”让他颇有感触。“一定会的。”“阿尔维斯很有经验,也许下赛季你能轻松点了。”“嗯哼”布冯不置可否,“赛场上见分晓喽。”
“Gigi...你...也,别逞强,爬球门的时候小心点。”说到最后,皮尔洛带上了点笑意,布冯知道,他想让这些交流更像是朋友之间的打趣。可谁都知道,跨出去了,就回不来了。“遵命!”
“那么...安德烈亚...再见。”“再见Gigi。”
每一次交流都这么刻意,尴尬就从来没有被消除,连问候都那么小心翼翼。感情泼出去,就回不来了,又在遮掩什么呢?放下手机的皮尔洛揉了把脸,把苦笑遮在了手心之后。
远在意大利的布冯也是如此惆怅,却找不到方向。谁说Gigi没有老。不老的是身体,不老的是性格,可谁知道,那颗心早已老去。
这一生,他们都在追求胜利,也赢得过无数的荣耀,各自的,共同的。拼搏的一生,追逐的一生,却输给了时间,输给了现实,输给了...不知名的东西,输给了命运。那些才是赢家,让牵手之后的人,指尖相触,然后分离。
终究,曾经放在脚踝上的手指,还是只留给了足球,隔着大西洋的那份温柔,还是融化在了纽约的灯火里。

The end

评论(1)

热度(4)